七杯陈年的老茶

点点看?

【第五人格】
杰佣✔鹿幸✔裘医✔社园✔
超级大杂食!!
奈布真可爱www

【aph】
我永远喜欢亚瑟和马修/cry
啃啃米英和双英xx
沉迷英你无法自拔

【方学】
炎黄小哥哥真可爱ww
吃吃炎岷和懒橙
是超级杂食,只要质量好什么都能吃DDD

【ut】
淡圈了!但是againfell还在更新!
推推againfell这盆不好吃的粮!!!

是超级大咸鱼,只会万年一更破文
试图练习画画……<(。_。)>

谢谢你点进来这里呀ww

AgainFELL:

AgainFell!Papyrus

*两次战争使他的性格比原来沉稳很多。所以他不会再称自己为“伟大的”

*戴着黑围脖,披着暗黄色的斗篷

*非常讨厌冷笑话(其实原来并不讨厌,但是Sans经常用冷笑话说他还是个骷髅宝宝)

*最讨厌别人用年龄开脱找借口
因为在第一次战争中,当Papyrus想参军的时候Sans用了这个理由回绝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那种(后来偷偷参军去了)

*肩膀的圆球是支架,使用狙击枪时会用到

*衣服裤子总是鼓鼓囊囊的,里面都是藏起来的弹夹

*只记得小时候被一个人类划伤了右眼眶

*因为跟Frisk有同样的爱好,所以会配合Frisk演戏

*客观的来说,不是个坏家伙

噎——

AgainFELL:


AgainFell!Sans

*已退役,自家兄弟也因此与自己交情很差。在失去所有经济来源后他决定去MTT手下当喜剧演员(他真的有这个天赋),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是可以解决温饱就够了

*为了保护Papy,露出来的最右边的牙齿和左边侧脸的几块骨头碎片在第二次战争中被人类打下,当作战利品

*是的,他喜欢用昵称称呼他的兄弟,这也是Papy不喜欢亲近他的原因之一

*铜牙齿是Papy在垃圾场找到的,说是要还人情;而斧子、绷带和铁鞋底都是自己在垃圾场拿的

*鞋子在第二次战争中磨破了(这个懒骨头磨破鞋底?!真是不敢想象)

*在战争中过度运动,关节老化,就用绷带来固定偶尔吱吱作响的骨头

*捡绷带的时候看到Papy扔了把破斧子下来就顺手带走了。囤的钱也就理所当然的全部留着用来保养斧子

*性格在第一次战争后逐渐变得暴躁、紧张、焦虑、恐惧、没有安全感,因此养成了抱胸和抓领子的习惯,原本就破烂的衣服袖子不出意料的被扯坏,领子上的白色绒毛也在随着时间慢慢变少

*背着一把老旧枪支。因为枪型太老旧,停产的子弹并不好找,而且精度有些失常,所以不能用于战斗。在彻底死了找子弹的心后,Sans把瞄准镜拆下来装到自己的斧子上,并且打心底的觉得很酷(但是真的一点用也没有)

*自称“帝国最后的防线”。因为太不切实际了,所以经常被酒吧老板嘲讽

“到我身后来。”

私心炎岷tag,抱歉quqqq
就就就当护的是籽岷好了DDDD

p1原图p2滤镜
长狼耳朵和狼尾巴的炎黄小哥哥!!!!!/^q^
不会画耳朵和尾巴/沉默
就想看他护犊子是咋样嘻嘻嘻

/我永远喜欢奥利弗.jpg
他真可爱quq

“其实在熊二郎心里,马修一直都是他的英雄。”

摸把鱼
马修真可爱prprpr
不会画熊,衣服也没找参考<(。_。)>就当我是个大傻蛋好了(◦˙▽˙◦)
只会画(很丑的)Q版……这辈子正比都画不好´_>`

p1,2滤镜,p3原图

【懒橙】你是我在人间的天堂

*LOFTER的点梗!@糖浆
*标题梗源自懒橙去马尔代夫旅行的视频标题!原视频风景拍的超级棒!!快去看!!!
*他们两真好
*贴吧联动!链接在评论








橙子已经忘了,她上次看到这种风景是什么时候呢?

前年圣诞节在中心城广场看的那棵圣诞树?去年校庆时的魔法表演?还是几个月前的情人节,懒货给她准备的那个大惊喜?

她不知道。湛蓝的海搅乱了她所有的记忆,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赞美这些清人肺腑的小精灵。

她呼出一口浊气,握紧了身后人的手。女孩的大拇指无意识的摩挲让懒货感觉到痒,但是美人配美景——谁都不会想打破这美妙的一刻,更何况他自己也正深陷在这梦一般的海洋里。








等橙子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时,他们已经坐在大海边上了。

“懒货,不用先去看看餐厅吗?”橙子侧头,有着海水般明亮蓝色的眼睛满是期望的看着他。

“菀洱。饿了就去吃吧。”大概是两人的独处让他放松了不少,平常都是直接比划,这会儿他倒是用很温柔的语气开口了,手也放在爱人头上揉了几揉。

“万岁!爱你!”女孩几乎是马上蹦起来,在懒货脸上用力亲了口就回旅馆附近找餐厅了。地上那位倒是叹了口气,嘴角罕见的弯出一个小弧度,然后起身,慢悠悠的跟在橙子身后。

“这边这边!我找到啦!”








橙子咽下最后一口鱼,又转手拿起一碗海鲜面条,在空隙的时间里又挤出一句话来。

“老板娘,不说说什么故事嘛!”

“唉,老太太可没什么好经历跟你们说啊。”女人放下手里已经擦好的杯子,笑眯眯的看着正帮着爱人擦嘴角的男生和再次弄脏嘴边的女孩。

[请不要在意,她平常就喜欢瞎闹。]

懒货摆弄起手语,老板娘点点头表示并不在意,随后就进入了回忆的荒流里。

“有小年轻来这也不容易……嗯,我想想啊……”老板娘的指甲有规律的敲着木桌子,节奏刚好跟背后老式唱片机放着的音乐合上了。“好像是50年前吧,老头子和我跟你们一样还是学生,我们两都互相喜欢,老头子就鼓起勇气,跟我表白了。现在想想那时还真是年轻过头了,做了一大堆幼稚的事……”

老太太像是想到什么,笑了一声,然后又放松下来。“之后啊……我们结婚了,他带我去了红石城,买了当时最好的唱片机。对,就我后面那台,虽然旧了点,但是还能用,也就一直没丢。然后我们又去了冰雪城和巨石区拍风景……在高山国和中心城买了好几张有名的唱片……后来啊……”

音乐戛然而止。老板娘转身又换了张唱片,只是转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悲伤。“后来啊,老头子参军去了。平常一嘴一个上帝天堂的,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去见他们了。他倒乐得清闲,重伤回家,跟我一起开了这家店,几年才安定下来,然后他就走了。”

“我猜老先生那时四十岁?”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进食,手里的面碗也换成了装着芭菲的大杯子。

“是38岁。真的太早了……”老板娘叹了口气,“也可能是我活太久了……我是不是早就应该跟老头子一起走了?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

老板娘低头,手指停下了敲击。“那小伙子,你呢?”

“我会保护好她,永远不会离开她,除非我死。”懒货开了口,却是答非所问,而眼睛盯着老太太,像是在承诺什么。“如果天堂是人死后归宿的话,那她就是我在人间的天堂、我活在世上的全部意义。”

“天堂啊……那倒不错。”老太太笑了笑,摆摆手坐了下来。“320绿宝石,折合一下,就300吧。”

“谢谢老太太,这20我们贪不得。就当我们听您故事的钱吧。”橙子起身,把绿宝石向前推了推,“多谢款待。”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橙子翻身,拍了拍懒货的脸。

“今天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向创世神发誓。”懒货举起三根手指,黑暗也没法盖掉眼里的认真。

“那我不管。”女孩凑上去给了他一个吻。“这个是我忘了的,为你今天的那番话。还有啊……”

橙子一把抱住懒货,脑袋埋在爱人的颈窝里,然后抬头在他耳边轻吐一句。

“你也是我在人间的天堂。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橙子看着懒货的眼睛,然后小声笑了起来。

“明天再去看看那片海吧,我很喜欢。”

“好,都依你。”

懒货收紧胳膊,在脑里盘算着明天的行程,然后渐渐被睡意侵蚀了意识,抱着爱人昏昏欲睡。

明天……肯定会很开心的吧。

不……是有你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而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在人间的天堂。

“晚安,我的小天使。”







摸鱼
是个我不说你们就不知道的茂木小天使
画的时候完全没看设定,所以看不出来都是我的错(。
我知道哪都不好看但我就是不要脸(。
每日感慨茂木小天使真好看——

(lof滤镜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