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杯陈年的老茶

点点看?

什么都没有!变相被骗xxx
↑是超级老咸鱼
↑混圈超杂
↑万年更新一次

谢谢你点进来这里呀ww

第23次捕猎

*猎手小红帽小特×狼人寄生奈布
*强强,打着打着出感情
*脑洞一小段
*谢谢糖的脑洞嘻嘻嘻 @据说是块糖








抬弓。

被树叶遮挡大部分躯体的狼人警惕的四处张望,右小臂血流不止,手上锋利的尖爪被按入泥土中,时刻准备着扬起一片土尘,以便于掩护自己回到森林之中。



拉弦。

这里是森林边缘,再让他进去猛兽就多了,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小红帽紧张的抿嘴皱眉,尽力稳住发抖的双手,脑中不停止的计算着箭的落点和狼人的逃跑方向。



瞄准。

身后被狼破坏的机器傀儡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又被呼啸的风声盖过,充斥在人类的耳边,让思考难以继续下去。特蕾西呼口气,最后选定了发射方向。



发射。

狼在杂音中辨认出箭支破风的声音,预判了箭支的方向。但是受伤的躯体迟钝了不少,明明是可以完全躲开的箭矢却出现在左肩上。



山崖上的小红帽拉住几乎要被风雪吹下去的披肩帽,灰色的双眼眯起,把里面的杀意藏在深处,似是蓄意着下次的爆发。



这个伤痕累累的狼人和他身上的狼皮、宝石、都是我的。



他只能是我特蕾西.列兹尼克的。



第23次捕猎狼人奈布.萨贝达,失败。


镇静剂/伤亡/逃脱

*跟小伙伴们开黑玩的四医生配文
*个个都是滚刀肉,医保大队nb👍








蝙蝠的主人被铁荆棘禁足在火箭椅上痛苦的挣扎着,眼睛看着从监管者双眼飘出的红光,心里祈祷着“快消失吧快消失吧。”,但是随着意志的消磨,漫长的时间过去,那代表致命危险的红光依然没有消散。

受伤的留声机被监管者逼走了;球花躲在板子后面,却被监管者散发出的怨火残影赶走,但她认为那是不需要去逃生门才能逃脱的危险,所以球花到现在依然留在大门;电视刚从另一个逃生门跑过来,正躲在后面喘气休息。三个人的视线集中在监管者的双眼上。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红光终于突兀的消失了。

离的最近的蝙蝠更加剧烈的挣扎,嘴里大喊着“一刀斩没了快过来!”。小电视最先冲上来,但她没碰到蝙蝠就受到了监管者的攻击,但是无伤大雅,趁着监管者僵直的时间,把人救下来,跑到监管者的视觉死角,确认监管者没有想追她的欲望,拿出陪伴她半辈子的老伙计——一支红色的镇静剂对着自己的手臂毫不犹豫的注射下去。

球花没有受到伤害,所以她紧跟在受伤的蝙蝠身后,为蝙蝠抗下致命的一击。蝙蝠因球花而幸存下来,两人都到达了逃生门内,仅一步之遥就能离开庄园。但是求生者们似乎在这一点上出乎意料的相同——在即将逃出的时候,他们都会停下来。有的是为了等待队友,有的则是单纯的想看看监管者无可奈何的样子,其中有些甚至会嘲讽监管者。显然球花和蝙蝠是前者。她们担心未到大门的小电视倒地,一边自愈一边等待。但当蝙蝠自愈完毕的时候,监管者却来了意想不到的一下操作——他一直站在椅子旁没有动,手里捏着他的另一个傀儡,然后发力扔了出去,落在蝙蝠的身后,并在落到地面之前就瞬移过去,给了蝙蝠一刀。这下可把蝙蝠吓得不轻。她慌张的冲到了庄园外的安全地带。球花看到蝙蝠的离去和监管者的突然出现,也等不下去了,跟着蝙蝠离开了庄园。

好在小电视在球花逃脱的时候自愈完毕,恢复到健康状态,而怨火残影刚好因为时间过长消失,威胁她的因素已经完全没有了。她抗下最后一击,带着衣服上的斑斑血迹离开了庄园。

我们四个人……都活下来了。








赛后:
蝙蝠:wo ri ni ge,我开局撞鬼刺激死了好吗,残影还只追我我心态崩了好嘛??

球花:你看我爱不爱你!我是第一个过来的!还帮忙砸板子抗刀!sufu不!

留声机:(默默四台机,深藏功与名)

小电视:(默默救下人,自摸跑出门)

瓦尔莱塔乙女向✔

瓦尔莱塔×你

@据说是块糖 是回礼✔






浓重的窒息感把你从睡梦中拉出来。你睁开眼,身体下意识的挣扎,从缝隙中艰难伸出的手把脸上的蛛丝扒了下来,早已憋红了脸的你大口呼吸着失而复得的空气。

“瓦尔?瓦尔!”等你洗漱完毕后,你就开始寻找你的爱人了。你们刚开始交往时瓦尔其实并没有那么热忠于把你裹起来,但是最近被蛛丝缠住不能起身甚至差点死亡的情况越来越多。据瓦尔自己说“瓦尔莱塔只给亲近的人缠蛛丝!”听听这小蜘蛛的真诚语气,你真的不知道这个发展是好说坏——万一哪天你真的在床上永眠了怎么办?你也把这个猜想告诉了瓦尔,但女孩只是鼓着嘴不说话,手上织线的动作不停,反而还有越来越快的倾向。但是你们俩都知道,你不会责怪她的,瓦尔莱塔也想继续以缠蛛丝来表达爱意——毕竟这个可怜的蜘蛛女孩在经历了那场游戏之后只会这样做了。

哪里有轻轻的呼吸声。这小小的声音把你的思绪打断了。你靠近了发音源。蜘蛛正躺在她的杰作小窝中,发丝有些凌乱,看起来她为了这些丝忙到了很晚——但从她的嘴鼻间发出的甜美安逸的小呼噜——女孩在尚未清醒的早晨中上最可爱的,这话说的一点没错。你叹口气,把蜘蛛从机械和蛛丝里抱了起来。

没有腿的瓦尔莱塔真的比正常女孩轻了很多,又或者是她在那场游戏中没有好好的吃饭,身体消瘦了不少……想到这里你的心里一阵抽疼。好在她总以蜘蛛机械的模样见人——你看过的,外壳上的那些伤痕无一不是可怖的。要是这女孩以这么瘦弱的躯体去承受这些……你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嗯……”看起来蜘蛛小姐醒了,眼睛因长时间的被遮蔽仍未适应阳光,她受到了刺激,往你的怀里缩了缩。“瓦尔?该去洗漱了噢?”你低头往怀里看了看。女孩可爱的紧,手轻轻捏成一个拳头放在嘴边,像极了懒糯的猫。“好的……”女孩把眼睛撑开一条缝,金色的虹膜在明亮的走廊因阳光显得更加透彻,你感觉那就像是天下最珍贵的琥珀。“把我放下来吧。”你听话的把蜘蛛放在轮椅上,细瘦的双手抚上轮子,女孩进入了洗漱间。而你去厨房准备早餐。

“今天吃什么呢?”瓦尔莱塔来到客厅,边拿起梳子边提高了点声音询问你。“吃三明治。”你很快忙完了,三明治这种东西还是很好做的。你瞅了眼外面,蜘蛛正在梳头发。“需要我帮你吗?”“不需要!”女孩有些小倔强的回答。看起来遇到麻烦了。你擦干净手,从瓦尔手里拿过梳子,开始整理凌乱的银色发丝。

“有困难就依赖一下别人吧,我可是你的爱人噢,这点小事帮助你可是理所应当的。”蜘蛛又鼓起脸来不说话了,这次你还看到了她脸上的红晕。整理完后,你推着轮椅来到了餐桌旁。女孩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个吃起来,“真好吃!”你坐在她的对面,一边吃一边看着瓦尔的吃相,中途还被害羞的警告了。

瓦尔又让你把她推回房间里。你照做了,但看着房间里一地的蜘蛛丝不好下手,女孩倒是不嫌,直接爬下轮椅回到了自己的机械里。你吓坏了,看她爬下去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摔下去了。蜘蛛吐吐舌,从背后拿出了一条——一条纯白色的围巾。

“亲爱的,现在是夏天啊。”你哭笑不得的拿起那份礼物,瓦尔操控机械使之站起来,红色的摄像头和金色的眼睛一齐望向你。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到了冬天就有用了。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来嘛来嘛现在试试!我想看你围上围巾!”你笑了笑,把围巾围在自己的脖子上。看着多出来的一圈,你了然,蹲下来把剩下的围在瓦尔脖子上。女孩害羞起来,把脸向别处撇。她知道你明白她的心思。你也知道,你是从来不会怪她的。

没关系,时间还很漫长,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谢谢大魔糖!(*σ´∀`)σ

据说是块糖:

魔人 生日快乐_(-ω-`_)⌒)_
@七杯陈年的老茶
送你一只裘克
赶出来的图连色都没上
上色是不可能的(小声)

AgainFELL:

AgainFell!Papyrus

*两次战争使他的性格比原来沉稳很多。所以他不会再称自己为“伟大的”

*戴着黑围脖,披着暗黄色的斗篷

*非常讨厌冷笑话(其实原来并不讨厌,但是Sans经常用冷笑话说他还是个骷髅宝宝)

*最讨厌别人用年龄开脱找借口
因为在第一次战争中,当Papyrus想参军的时候Sans用了这个理由回绝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那种(后来偷偷参军去了)

*肩膀的圆球是支架,使用狙击枪时会用到

*衣服裤子总是鼓鼓囊囊的,里面都是藏起来的弹夹

*只记得小时候被一个人类划伤了右眼眶

*因为跟Frisk有同样的爱好,所以会配合Frisk演戏

*客观的来说,不是个坏家伙

噎——

AgainFELL:


AgainFell!Sans

*已退役,自家兄弟也因此与自己交情很差。在失去所有经济来源后他决定去MTT手下当喜剧演员(他真的有这个天赋),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是可以解决温饱就够了

*为了保护Papy,露出来的最右边的牙齿和左边侧脸的几块骨头碎片在第二次战争中被人类打下,当作战利品

*是的,他喜欢用昵称称呼他的兄弟,这也是Papy不喜欢亲近他的原因之一

*铜牙齿是Papy在垃圾场找到的,说是要还人情;而斧子、绷带和铁鞋底都是自己在垃圾场拿的

*鞋子在第二次战争中磨破了(这个懒骨头磨破鞋底?!真是不敢想象)

*在战争中过度运动,关节老化,就用绷带来固定偶尔吱吱作响的骨头

*捡绷带的时候看到Papy扔了把破斧子下来就顺手带走了。囤的钱也就理所当然的全部留着用来保养斧子

*性格在第一次战争后逐渐变得暴躁、紧张、焦虑、恐惧、没有安全感,因此养成了抱胸和抓领子的习惯,原本就破烂的衣服袖子不出意料的被扯坏,领子上的白色绒毛也在随着时间慢慢变少

*背着一把老旧枪支。因为枪型太老旧,停产的子弹并不好找,而且精度有些失常,所以不能用于战斗。在彻底死了找子弹的心后,Sans把瞄准镜拆下来装到自己的斧子上,并且打心底的觉得很酷(但是真的一点用也没有)

*自称“帝国最后的防线”。因为太不切实际了,所以经常被酒吧老板嘲讽

“到我身后来。”

私心炎岷tag,抱歉quqqq
就就就当护的是籽岷好了DDDD

p1原图p2滤镜
长狼耳朵和狼尾巴的炎黄小哥哥!!!!!/^q^
不会画耳朵和尾巴/沉默
就想看他护犊子是咋样嘻嘻嘻

/我永远喜欢奥利弗.jpg
他真可爱quq